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66年前进藏的老十八军走了 曾任西藏政协副主席

2018-11-09 19:47:23 我要评论

  原标题:这位66年前进藏的“老十八军”走了……曾任自治区政协副主席

  [编辑/张喜斌 统筹/纪欣]今日(10月30日),有消息称:西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周岐顺,于10月19日23时22分在成都去世,享年85岁。10月23日上午,遗体告别仪式在成都举行。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周岐顺曾在西藏工作近50年,是1951年进藏的“老十八军”。其逝世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家属表示慰问。此外,党和国家领导人也以不同方式对其逝世表示哀悼,并对其亲属表示慰问。

  西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周岐顺逝世

  据媒体报道,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原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周岐顺于10月19日23时22分在成都去世,享年85岁。10月23日上午,遗体告别仪式在成都举行。

  周岐顺同志逝世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家属表示慰问。党和国家领导人赵乐际、胡锦涛、朱镕基、刘云山、向巴平措、帕巴拉·格列朗杰、热地以不同方式对周岐顺同志逝世表示哀悼,并对其亲属表示慰问。

  中央组织部发来唁电。

  (西藏)自治区领导吴英杰、白玛赤林、洛桑江村、齐扎拉、丁业现等领导同志以不同方式表示哀悼和慰问。

  (西藏)自治区党委、人大、政府、政协,自治区党委组织部、老干部局,以及自治区公安厅、司法厅、拉萨市公安局等单位,以送花圈、挽联或发唁电的形式,对周岐顺同志的逝世表示深切悼念。

  10月23日上午8时许,成都市东郊殡仪馆栖霞厅内庄严肃穆,哀乐低回,告别仪式开始。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区党委老干部局局长参木群宣读了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热地的唁电,随后,参木群缓步来到周岐顺同志遗像前肃立默哀,向周岐顺同志遗体敬献哈达、三鞠躬,作最后送别,并与周岐顺同志的亲属一一握手,表示慰问。

  参加告别仪式的还有周岐顺同志的家属、亲友。

  周岐顺同志是1951年进藏的“老十八军”,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西藏的革命建设发展事业,为西藏各族人民的幸福安康作出突出贡献。在藏工作近50年间,他始终视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为西藏公安政法战线培养了大批优秀民族干部,西藏各族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曾与许多“老西藏”讲述守纪律的故事

  早在2011年,人民网就曾刊发一则《耽搁一整天,没能赶上部队入城仪式》的消息。该文章讲述了“首批进藏部队的官兵们,扎根雪域高原的关键靠什么?”文章开头即给出了答案:“靠政策走路,靠政策吃饭”,是他们不约而同的回答。

  文章称:这纪律,对进藏部队是格外严苛的。部队开拔前的准备期间,一项重要的“功课”就是全军上下认真学习党的民族政策和纪律;进军路上,有位挺进大别山的“战斗英雄”,就因为无意中打落一只乌鸦,犯了藏族百姓的忌讳,背上了纪律处分,并通报全团。

  尽管这些政策和纪律,在进藏路上,着实让他们挨过饿、受过冻、遭过罪,但也真的让他们能够走得更稳、走得更远,最终扎下根来。

沿途向藏族群众宣传“十七条协议”沿途向藏族群众宣传“十七条协议”

  1

  躲在山上的藏胞回家了

  毛泽东主席提出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也是人民解放军的行动准则。对此,西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时为52师文工队队员的藏族小女兵高世珍,是通过进藏路上的一件件小事逐步加深印象的。

  “那时候刚参军,年纪又小,就觉得解放军的纪律特别严”,高世珍回忆,就像“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这样的纪律,现在的人听起来也许是一种夸张的说法,但当时执行起来,真的是特别顶真。

  “进藏路上,摸爬滚打,大家的棉衣破得到处是洞,有时候问借宿的房东阿妈借缝衣服的针,都要三四个人一起去,不能一个人去;还的时候,也要这三四个人再一起去还。”

  时任18军先遣侦察科参谋王贵记得,第一次借宿藏族百姓家时,起初,一些群众怕解放军支差,便把自己住的房间锁起来,把背水的桶、煮饭的锅藏在牛粪堆里,像“大难临头”似的,赶着自家的牛羊和马群躲到山上去。

  “于是,我们就住在牛棚里,每天早上起来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从很远的地方挑水回来,装满房东家的水缸,还抽空修补房屋、收拾马棚。”没过几天,躲到山上的藏族百姓,赶着牲畜回来了。他们把桶和锅从牛粪堆里刨出来,请部队上楼住,还诚恳地说:“你们亚姆亚姆(很好),我们稀稀拉拉(不好)!”并一再向官兵们表示歉意。

  2

  偷吃了圆根留下银元

  心中的那份坚守,有时,要与躯体的那份“煎熬”作“斗争”。许多“老西藏”讲起守纪律的故事,都与挨饿有关。

  当年的藏族女兵扎西旺姆忘不了,从洛隆到边坝的路上,部队命令她和其他几位藏族战士先行,去做沿途村庄的访问、宣传工作。一行人后半夜出发,快到村庄时,看到了一片圆根地,当时大家又渴又饿,四顾无人就偷拔了几棵,边走边吃。

  部队首长发现后,不但心平气和地给他们讲解了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还带着他们返回那块圆根地,在每一个被偷拔的圆根坑里,放了一块银元。

  西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时为18军军直保卫部公安队队员的周岐顺更忘不了。当时,部队已经快到拉萨了,几个掉队的战友走在后面,捡到了一头牦牛。正是粮食紧张的时候,几个人兴高采烈地把这头找不到主人的牦牛赶着跟上了大部队,可当晚就狠狠地挨了指导员一顿批评:“老百姓要是找不着这头丢失的牦牛,该有多着急?”

  在副指导员的带领下,几个人又按原路把牦牛赶了回去。好不容易找到失主,跟失主道了歉才回来。就这样,整整耽搁了一天时间,没能赶上盛大的入城仪式。

  3

  牲畜死亡要给予赔偿

  进军西藏这一路,许多藏族百姓家的牦牛、骡马参与了运输支援。对他们来说,相比过去贵族们派“乌拉”差役的无偿征用,解放军按价给付运费已是从来没有过的好事,哪里想到,还有对支援运输中牲畜死亡给予赔偿的“新鲜事”!

  1952年9月25日,西藏军区政治部发出《关于赔偿运输采购中人民损失的指示》,规定:凡在支援运输中死亡的牲畜,按每头牦牛25银元、犏牛35银元、毛驴20银元、骡马50银元的价格进行赔偿。

  1953年5月,西藏工委、军区党委根据时任江孜分工委书记的阴法唐在山南地区调查发现的情况,再次发出指示:一些采购运输人员受旧的“乌拉”制度的影响,对政策掌握不准,在物价上涨时仍然沿用原来的价格,致使人民群众蒙受损失,因此要求在西藏各地开展大规模的赔偿或补偿工作,为此还具体规定了10条赔偿原则和实施办法。

  进藏物资的重要转运点――海子山兵站,就是一个执行政策的典范。在这里,运输的高峰期,一天中各地赶来驮运物资的牦牛就达2万多头。由于过去各家的牦牛都只在本地活动,从来没有参加过跨区域运输,长途跋涉中,不少牲畜不习惯沿途的环境,或是误食毒草、误饮毒水,或是染上疾病而死亡。

  在运输中损失了6头牦牛的扎仁阿爸,当场领到了100多枚银元的赔偿金,他激动地跪在地上,流出了眼泪:“人间几千年,哪里有过这样好的军队呀!”

  [资料来源:北京日报、西藏日报、西藏电视台、央视网、人民网等]


相关阅读:
蘑菇宠医 https://www.moguv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