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民生

割不开的老乐视,去不掉的贾跃亭

2018/12/7 1:18:26 我要评论

荒凉的戈壁上看不到几个人影,土地在阳光下反射不出土黄之外的颜色,厂房空得可以让一辆汽车绕着柱子到处跑,临时刷了一面外墙才能让团队有个logo可以拍照......

虽然FF这段官方视频透露出来的只有荒凉,但贾跃亭还是为它配上慷慨激昂的文字,发了一条微博。他凝视着以“S形”缓缓驶来的FF91,仍然相信这个“新物种”能够改变世界。

然而就像《名侦探柯南》里每个案件看上去都有“不得不做”的理由,事到如今,再去讨论贾跃亭的梦想和初衷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周航不是一个经常把情绪写在脸上的人,即使在上个月那段几个互联网公司CEO喝酒的视频里,他也表现得比其他几位CEO更加淡定和克制。然而在8月19号的一次采访中,谈到对乐视和贾跃亭的评价,周航收起了玩味的表情,显得有些激动,“全都是负面的,只要提到乐视就是没有信誉的代名词。在易到这件事上,谁做股东都比乐视好。”

虽然孙宏斌和梁军一再对外宣称“去贾跃亭化”和将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割离,但仍然有大把人把贾跃亭的微博当成了乐视电视的客服中心。他们搞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什么是上市体系,什么是非上市体系,在他们眼里,乐视就是贾跃亭,贾跃亭就是乐视,乐视的信誉,既包括过去经营状况良好的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的信誉,也包括欠了一屁股债的乐视手机的信誉。

孙宏斌看中了乐视值钱的那部分,但轻视了不值钱那部分的影响。“新乐视”已经完成了资本结构上的变动和高管层面的变动,但“老乐视”留下来的鸡毛还在他们眼前飞来飞去。

“你听说了吗,乐视欠了好多债,现在贾跃亭去美国了!”

“啊?那讨债的人找谁要钱?”

“一个叫孙宏斌的人把乐视给买了,他原来是搞房地产的,有钱!”

“啊,我知道了。”

这就是两个普通人关于乐视的对话,在踩乐视文章形成的海洋里,他们不会注意到,几天前刷屏的《冈仁波齐》是乐视出品的,更不会注意到,乐视超级电视已经进入了近900万户家庭。当然,上市体系目前也存在财务问题,但这更多地是因为之前的“抽血”。马云想要调动阿里的资金,很有可能被CFO怼回来,但贾跃亭想要在乐视的各个公司之间调动资金,就像从左手挪到右手一样方便。

不知道长江商学院的同学给贾跃亭凑款6亿元的时候,有没有给他讲当年的巨人大厦,抑或是他早就知道这个故事,但仍然愿意为了梦想而“窒息”。

对“新乐视”来说,品牌问题比财务问题更加严重,必须要“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当年史玉柱东山再起时,没敢在一开始就打出巨人的名号,在乐视品牌的已经出现问题的今天,也有人说既然乐视已经臭了,那就换个名字吧。

公司改名这事儿并不新鲜。一家公司改名的动因有很多,和乐视相关的可能有两个,一是原来的品牌形象倒塌,需要划清界限;二是融创需要宣誓主权。

事实上,乐视形象的倒塌是公司形象的倒塌,是以贾跃亭为首的老一代领导班子的形象倒塌,乐视品牌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所以并没有改品牌名字的必要,况且孙宏斌当年为了乐视这两个字也没少破费。

至于融创宣示主权一说,可能性更小。两年前,迅雷看看改成响巢看看,本来想把响巢的牌子推出来,结果是把迅雷的牌子也给丢了,融创更没必要通过“冠名”乐视来提高知名度。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乐视要改名的传言很可能是假的,乐视的高管和员工也对媒体表示不知道改名这件事。

如果说的不是改品牌名字,而是改公司名字,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因为按照梁军的说法,乐视现在的生态就像一个亚玲,一头是电视业务,一头是影业、自制内容,乐视视频则是中间的棍。对于这种业务形态来说,改个公司名字影响倒是真的没那么大。

只要能够源源不断地输出优质原创剧,搞出来独家大IP,只要电视产品做得好,就不愁没人买单

但是只改个公司名字好像也没什么用,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再遇到上门讨债的可以礼貌地对他们说:

“对不起,这里没有乐视了”。

“我不管!梁军不是还坐在上面吗,你叫他下来还钱!”


相关阅读:
666手机版 https://www.chicheng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