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记者成挑战高风险职业 买意外险贵过常人

2019/1/11 18:47:16 我要评论

《纽约时报》记者罗德曾被塔利班囚禁长达7个月之久。

  今天是2009年11月8日,一个普通而又不普通的周日:这是新中国的第10个记者节。

  中国记者节是不放假的。事实上,即使国庆、春节等公共假日,很多新闻工作者也要坚守在工作第一线。

  对记者来说,辛苦和劳累是“家常便饭”;近年来,记者们更常常在工作中与各种风险“不期而遇”,记者行业已被公认为中国十大高风险行业之一。

  面对死亡、暴力、威胁、诉讼、骚扰乃至漠视,新闻人依然会勇往直前。借用新中国新闻事业的开拓者、著名记者范长江的一句话:“一个记者,如果能为一个伟大的理想工作,那是很值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

  死亡威胁 NO.1

  案例 自己的葬礼成为新闻

  2006年2月23日清晨,在巴格达以北60英里的萨马拉,人们在路边发现了3具被丢弃的尸体。死者当中有一位是女性。她叫埃特瓦尔·巴哈特,是总部设于阿联酋迪拜的阿拉比亚电视台的记者。

  埃特瓦尔是在报道萨马拉一处清真寺发生爆炸过程中被武装分子绑架并杀害的。当时,她被绑架前,持枪者朝天射击驱散了人群,同时大喊:“我们要的是记者。”

  第二天人们看到了埃特瓦尔和她的两名助手的尸体,子弹直贯埃特瓦尔背部,头上也命中两枪。她死时年仅30岁。

  作为伊拉克最有才华的记者之一,埃特瓦尔曾报道过许多葬礼,亲身经历了生活在这个战乱国家的普通百姓的悲伤、愤慨和无奈。2006年2月25日这一天,她自己的葬礼居然成为了媒体报道的新闻。因为葬礼队伍在经过巴格达时遭到了袭击,先是一名不明身份的枪手向人群开枪,继而发生炸弹爆炸,造成3名安全人员丧生。

  述评

  职业召唤压倒求生本能

  这是一组让人心惊的数字:据法新社报道,2009年上半年,全球记者殉职人数达到53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人。记者遇害黑名单榜首的国家是墨西哥,今年已有7名记者在该国遇害。据瑞士日内瓦一家名为“新闻标志运动”的组织统计,2008年全球有95名记者在工作中殉职。伊拉克、墨西哥以及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界是记者死亡最多的地区。在伊拉克,共有15名记者殉职。

  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记者。职业的召唤压倒了求生的本能。著名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在踩到地雷身亡的一刻还不忘按下快门,他曾说:“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还不够近。

  暴力威胁 NO.2

  亲历 凶徒打人后还叫嚣“搞死你”

  今年7月27日,东莞市谢岗镇星联圣诞饰品制造厂发生大火,本报记者董哲在路上拍照时被该厂保安和工作人员发现,他们围上来强抢记者手中的相机,并推搡记者。在争抢相机的过程中,该厂人员竟然掐住记者的脖子,并欲摔烂记者的相机。

  尽管有民警和治安员在场,还是有人肆无忌惮地恐吓:“赶快把照片删掉,你相不相信我可以叫人搞死你们?”

  当天下午,《南方都市报》记者莫晓东和《羊城晚报》记者江赟被该厂人员打伤。莫晓东说,被围殴时,他大声喊道,我们是记者。没想到,表明身份后引来了更多的拳脚。今年8月31日,本报记者刘满元在东莞虎门金洲社区采访一宗命案时遭到现场治安员的殴打。对方动手相当老练,不打头部,只是猛打猛踹腹部和胸部。

  述评

  风险成本低 凶徒肆无忌惮

  “打人者风险成本实在很低。”跑了3年突发类新闻的记者阿文(化名)观察到,动手的大都是保安、物管员、联防队员、外来务工人员等,也有无业人员或涉黑人员。“打了人、即使被炒了,他们也能再找一份工,没什么损失。”有些自恃“后台”较硬的还公开扬言:“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表示,现行法制对于媒体的采访曝光权尚未明确界定,致使许多个人和单位对媒体的正常报道认为是侵权而阻挠干涉。

今年10月,洛阳当地一家报纸记者张金星在报道车祸时,被警察强行戴上手铐,带入派出所。

桑拿房安装 http://www.liushay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