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凯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新年音乐会有数量更要树品牌

新年音乐会有数量更要树品牌

http://25xi.cn |2020-07-30 05:43:18

在“人民大会堂·北京新年音乐会”上,观众的兴致很高。

2010年“人民大会堂·北京新年音乐会”,指挥家拉菲尔·弗·伯格斯正在指挥。

  新年音乐会在我国落地生根已经10多年了,如今,每当元旦来临,各地的各类新年音乐会便接连不断,成为新年文化舞台的一大风景。可惜,数量虽然可观,但在全国具有影响力的品牌仍寥寥无几。

  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起,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经过电视直播,作为一个国际文化品牌在中国人心目中扎下了根,人们从此也有了“新年音乐会”的概念。没过几年,中国自己的新年音乐会就迅速发展,四处开花,先是北京、上海、广州,随后遍及全国,从最初的单纯交响乐,一直发展到民乐、演唱、戏曲、电影音乐等多种门类。可以说,今天的中国新年音乐会在数量和种类上已不亚于世界上任何国家。

  普及速度惊人

  连中小城市都有新年音乐会

  2012年的元旦即将来临,北京究竟有多少台新年音乐会,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数字。从12月下旬至明年1月上旬,仅人民大会堂里就有将近10台,而且还有电影金曲、爱情歌曲、交响乐、民乐等多个种类,“问候中国——中国男高音演唱”更是别开生面。此外,国家大剧院、北京音乐厅、国图音乐厅、保利剧院、中山音乐堂、水立方多功能大厅、北大百周年纪念讲堂、梅兰芳大剧院等演出场所也有中外乐团的20多台新年音乐会同时亮相。

  在天津,2012年的新年音乐会聚集了俄罗斯、意大利、奥地利、美国、波兰和中国的艺术家,天津音乐厅将有20场演出举行;在上海,上海大剧院、东方艺术中心等演出场所将有18支乐团轮番上演新年音乐会;在广州,十几个国家的乐团将推出30多台新年音乐会供市民欣赏。

  地处西北的兰州、银川和西宁,不但有中国艺术家演出的新年音乐会,而且,郎朗和美国的乐团也将分别登场。兰州早在1998年就开始举办新年音乐会,今年还特意请来了中央歌剧院院长余峰执棒,节目也十分丰富。

  如今,不仅大城市的新年音乐会非常走红,连河南商丘、江苏徐州、四川绵阳、江西九江、山东烟台、广东东莞等很多城市,也将新年音乐会当作元旦前后的重要文化项目,登台演出的都是北京、上海的乐团。

  放眼全国,新年音乐会正在融入中国普通人的生活之中,无论从荧屏或电台,还是坐在演出现场,元旦前后全家欣赏音乐会是生活的一部分。作为最早的新年音乐会策划人和指挥家之一,余隆见证了新年音乐会的成长历程,他感慨地回忆道:当年新年音乐会刚引入中国时,还唯恐观众不买账,在新年前夜没人会走出家门,所以绞尽脑汁想出各种方式吸引观众,万万没料到,没过几年,新年音乐会居然顺利普及了。看来,优秀的艺术形式是没有国界的。今年余隆格外忙乎,由他任艺术总监的乐团地处大江南北,必须不停地飞来飞去,才能为各团的新年音乐会排练。

  这是金字招牌

  争夺市场各有各的招数

  随着新年音乐会在中国的深入人心,这也成了演出市场的一块金字招牌,无论剧院或乐团,还是艺术家和演出公司,都想乘着元旦,在市场拼一把,力争获得明显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在音乐会前冠以某家知名的通讯、银行、保险公司的名字,是多年来经营新年音乐会的操作方式。一来可以提升大公司的文化知名度,也可以将一部分门票作为新年礼品赠送给公司的客户和员工;二来可以减轻乐团或演出商的资金压力。

  作为政府投资的一项新年文化项目,许多地方的新年音乐会由政府部门主办,领导出席,与市民一同迎接新年。这样的演出,资金压力不大。

  邀请国际名团名家成为各新年音乐会争夺演出市场的法宝,不过,从圣诞节到新年期间,很多欧美乐团都已放假,这个时间能够巡演的团体大多是主办方出巨资邀请的,或者是临时拼搭的节日乐团。为了赢得票房,策划和宣传极为重要,有的打亲情牌,有的打爱情牌,有的在孩子身上做文章,而有的则用电影音乐吸引观众,有的以明星阵容打动观众。今年推出“国乐”的很多,这大概与近年来国学升温、民族艺术受青睐有关。12月29日在北京音乐厅上演“闪耀格莱美”音乐会的美洲交响乐团是一支由委内瑞拉音乐教育家阿布莱乌倡议、美洲各国艺术家共同创建的青年乐团,现任艺术总监为多明戈,与乐团合作的指挥家、演奏家都是像马泽尔、马友友、阿格里奇这样的名流。所谓“闪耀格莱美”只是一种商业运作方式,因为指挥家和大牌歌唱家都曾是“格莱美”奖的得主。

  今年,郎朗可谓新年音乐会的当红人物,全国各地处处可以看见他的名字,因为他的号召力,让一些地方新年音乐会的票房有了保障。

  一路走来不容易

  政府支持、市场潜力、名家效应

  “人民大会堂·北京新年音乐会”是北京历史最悠久的新年音乐会品牌。从1996年至2011年,共经历了16年,历经了“初始发展期”、“繁荣发展期”和“国际化发展期”三个阶段。“初始发展期”是国内大团和指挥家的强强联手;“繁荣发展期”主要特点为“中西合璧”,外来名家名团相继与中国艺术家联袂登台;而祖宾·梅塔率领的以色列爱乐乐团则开创了“国际化发展期”,从2008年至今,英国BBC爱乐乐团、德国德累斯顿爱乐乐团、莫斯科国立模范爱乐乐团,指挥大家瓦希里·辛奈斯基、拉菲尔·弗·伯格斯、尤里·西蒙诺夫,都为新年音乐会的质量带来可靠保证。今年的12月31日,布达佩斯节日乐团和指挥家伊万·费舍尔又将登上人民大会堂的舞台。据北演公司负责人介绍,迄今为止,人民大会堂·北京新年音乐会已邀请了15个交响乐团、17位中外指挥家,演出29场,观众近20万人次,使北京新年音乐会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正因为北京市政府的有力支持,才使这一新年音乐会坚持至今,“国际水准、中国气派、北京特色、节日气氛”就是市政府最初对他们提出的要求。

  紧邻人民大会堂的国家大剧院,从2007年大剧院创立开始,每年12月31日和1月1日的新年音乐会竟然也能照样红火,而且与临近的舞台互不冲突,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依照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的说法是,北京新年音乐会的市场潜力很大,就看如何发掘,大剧院靠的是欣赏音乐的环境和精心的策划。2009年的那次新年音乐会打的是“华人牌”,大提琴演奏家王健、小提琴演奏家吕思清和“钢琴公主”王羽佳相继登场,不但有《春节序曲》,还有大剧院专门委约郝维亚改编的管弦乐作品《黄河情》,其中的山西民歌《桃花红杏花白》与《会哥哥》,给观众一个全新的新年音乐会概念。那次新年音乐会之后,百位华人音乐家弓弦齐鸣,又在吕嘉的指挥下,午夜23点接着上演了“迎钟声”音乐会。结束时尽管已是凌晨,但座无虚席,还多了不少“站着都要听”的观众。今年的新年音乐会,大剧院音乐厅、小剧场、戏剧场将有不同风格的演出同时进行,在一个剧院分别有几种风格的新年节目上演,可以给观众更多的选择机会。

  中国爱乐乐团是坚持新年音乐会时间最长的乐团,伴随着新世纪一直走到今天。他们的市场窍门一是中外节目并重,不仅有外国经典名作,还有中国戏曲、民乐加艺术歌曲;二是经常转换地点,已经走过了北京、上海、厦门、海口、东莞、广州、深圳、郑州,即将上演的新年音乐会又选在了西安。这种方式让他们的新年音乐会品牌辐射全国,无论东南西北都有可能欣赏到中国爱乐乐团的风采。

  数量多难免泛滥

  品牌建设是当务之急

  一些北京观众反映,今年仅人民大会堂就有十来场新年音乐会,各场的内容和水准究竟如何,谁也闹不清,只能碰运气了。

  经过治理,在元旦前后做虚假宣传、冒充国际名团的现象尽管已经少了许多,但各个新年音乐会的具体情形对观众来说还是一头雾水,这与缺少知名品牌存有因果关系。

  如今各大城市的新年音乐会数量很多,鱼龙混杂,少数坚持数年且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品牌常常被淹没其中,让许多对音乐或对新年音乐会不熟悉的观众很难选择。“新年音乐会已经出现数量过多、甚至泛滥的局面,这会搅扰正常的新年演出市场。”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居其宏说。他认为,各乐团和演出商应该对市场有一个准确的预测,看看还有没有自己的演出份额之后再确定是否进入元旦前后的市场,不要一哄而起,跟着风头转。

  常年经营演出市场的“吴氏策划”总经理吴嘉童认为,很多新年音乐会缺少高水平的策划和市场预测,曲目选择也很随意,风格年年不统一,演出商选取演员和乐团更是撞上哪个是哪个,这样的新年音乐会不可能树立自己的品牌,只能年复一年地在市场撞大运,能赚一笔是一笔。

  数量大,品牌少,能在全国拥有影响力的知名品牌更少,这是很多专家与观众对新年音乐会的看法。他们说,如今的新年音乐会数量估计是世界第一,但质量和品牌还有待提高和提升。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赵季平非常期望在不远的将来,中国能出现像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那样的国际品牌,当然这谈何容易。“不注重品牌的音乐会是速朽的!”他说。

  新年音乐会的品牌建设,其实比音乐季还难,一年只有一次,要经过多年的坚持和精心策划才能树立起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就是明证,那是经历了70年的积累才持续赢得了全世界的关注。许多观众和专家都希望现在首先能在全国树立起几个具有国内影响力的新年音乐会品牌,得到业内和观众的认可,不要一年一年老是普通水准甚至低水平的重复!

图片
  • 新年音乐会有数量更要树品牌
  • 规范影视行业税收工作
  • “二月二”爸爸去哪儿 到毓璜顶公园吃炒豆吧